陈小伟,欢迎入群!

2022-06-21 18:04:25来源:泰州晚报作者:常玫瑰

  “坡子街”倡导每个街民组建一个“读者群”,目的是“推动全民阅读,建设书香社会”,用身边人写的身边的人和事,影响更多的身边人。于是,我便也想建一个坡子街“茅山馄饨”读者群。我将微信群二维码发到同学群、亲友群,以及我的客户群及朋友圈。一开始,我对周围阅读的人没底,我估计发展一两百个群员没有问题。未承想,短短两天,就快要满员了(500人)。

  微信名“平凡的人”通过扫描我发的二维码,直接进了坡子街“茅山馄饨”读者群。很快进群的人越来越多,我都顾不上招呼。我发现有不少是我店里的老顾客。有群友成了我的新微友,其中有好几位“00”后是在校学生。微信名“平凡的人”加我后,上来就问:老同学,知道我是谁吗?

  我说,你要告诉我名字,我才能知道你是哪位同学呀。

  “平凡的人”说,我是班上成绩最差的。

  再问,对方就不接话了。也不知是等我自己找谜底,还是没看见我的问话,总之就是没下文,这不纯粹让我睡不着觉嘛。老实说,几十年过去了,我能记得班上所有同学的名字,却想不起来成绩最差的同学到底是谁呢?既然喊我老同学,那肯定是同学群里的同学。于是,我赶紧翻到同学群,所有的同学都是实名,只有“平凡的人”是微信名,也从来没聊过,就这样被疏忽了。一番周折,才知他是当年的同学陈小伟。 他在我前一年结婚,小两口买了条小船跑运输。几年后出了事故,缆绳绕到了他腿上,绞碎的左腿被截肢。把船卖掉后,他安了个假肢,两口子在附近砖瓦厂打工。夫妻俩不离不弃,养大了两个女儿。后来,他在堂哥的帮助下,到大连开了家小超市,现在,在大连买了套房,两个女儿都能帮着做事了,日子也越来越舒心。

  当年陈小伟瘦瘦单单的,高鼻梁,班上第二身高,眼睛一单一双,不注意看的人,以为他眼睛一大一小呢。他不光是班上成绩最差的,也是令老师最头疼的调皮蛋。虽说性格内向、话不多,还坐在最后一排,但小动作不断,他的学桌周围空隙最大,谁都躲着他。有一次上课,老师正在朗读一篇文章,当读到“这个声音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”时候,鸦雀无声的教室里,陈小伟却突然放了个屁,全班同学哄堂大笑,老师当场罚他到窗外听课。这以后,他好像有特异功能,想什么时候放屁,就什么时候放屁,大家也送了他一个名声响亮的“放屁虫”诨号。后来,初二没念完,他就退学了。从此后,他悄无声息,也不曾有人主动提起过他。但这么多年后,我们还能想起他的绰号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向陈小伟同学发了语音。我说,虽然我曾在班上成绩最好,但现在和你一样,活得平凡、真实、普通、轻松。以后你别说自己是班上成绩最差的。虽然彼此几十年没见面,但你的故事我听说了,你在现实生活中交出的答案不比别人差。接下来,我们一天聊的话,比我们同学时加起来说的都多。陈小伟说我像个知心大姐。我更想不到的是,隔天早上,他告诉我,说他的两个女儿也进读书群了。

  由陈小伟,我联想到自己,这些年的辛酸经历,并不比陈小伟少。但也许因为我喜欢读书、写作,我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,我从不自卑。特别是上了“坡子街”后,我认识了更多志同道合的人,生活也更加丰富多彩。我想对陈小伟同学说,相信你在坡子街“茅山馄饨”读者群里待上一段时间,你一定会主动在同学群里发声,一定会用你真实的名字取代现在的微信名。我们每个人都有闪光点,有时候我们缺少的只是一颗勇敢的心。就像当初,我从来不敢奢望,有一天,我的文字也能飘着墨香。但2020年7月10日,我的《小草也开花》发表在了“坡子街”副刊上。这是我人生当中难以忘记的日子,就如同我丫头出生的那天一样。我外表平静,内心翻腾。我是一棵小草,同样酝酿着花苞,风雨也挡不住它的盛开。

  陈小伟,欢迎入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