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芳替父还钱

2022-06-21 17:59:48来源:泰州晚报作者:李树楚

  尹芳的父亲,曾经是一个被村民交口称赞的支书,但是,2015年夏天,他担保的“老板”跑了,人家找他要钱,总计近600万元!尹支书得知消息如五雷击顶,呆若木鸡!债主一拨又一拨来要钱,拍桌子、骂娘的、抓衣领的都有,尹支书在家乡已无法存身,因而仓皇离家,惶惶然如丧家之犬。

  尹芳是尹支书的独女,大学毕业后在南京工作,自从听妈妈说父亲外出避债后,她茶饭不思。她曾为有一个带领全村人致富的父亲而骄傲。而今,这一切都化为乌有。她给父亲打电话,整整5个月,父亲未接一次!作为女儿,是何等的担忧和揪心。她怎么也想不通,引为自豪的父亲,怎会欠下巨额债务,使整个家族蒙羞。

  终于,父亲接了尹芳的电话。五个多月来的担忧、难过、不解、怨恨,一股脑儿涌上心头,尹芳第一句问的是:“爸爸你在哪里?”“遥远的地方。”“苦吗?”“不苦。”尹芳想继续问,“啪”的一声,父亲挂断了电话。父亲的声音,有气无力,尹芳听到的是满腹的忧愁。尹芳站在阳台前,看万家灯火,想到父亲孤身一人,可能蜷缩在车站、码头、公园、桥下。同时,她想得更多的,是痛苦万分的债主。妈妈曾告诉她,有好几个六七十岁的老汉,靠种田,把从牙缝中省下来的三万五万借给父亲,那是养老的钱。他们眼泪都哭干了,有的甚至要寻死;有几个债主,儿子买房时说没钱,儿子只好借高利贷,房子只好买小的,现在知道原来当时父母有钱,父子几乎反目;更有甚者,两个债主,一个是本人,一个是儿子,尹芳父亲出走后,都得了癌症,急需用钱,都说是气出来的病,现在一分钱没有!尹芳又想,如果不还钱,父亲将流浪一辈子,老死他乡;母亲天天以泪洗面,一生也不得安宁,自己一生也无幸福可言,债主更是懊恨一生!

  尹芳考虑了又考虑,最终下了决心:必须还钱!但说来容易做起来难,600万,怎么还呢?她先把还钱的想法告诉了丈夫,得到丈夫赞同。夫妻二人商量怎么个还法?尹芳说,我先问问姑爷爷。她一连打了几个电话给我,先问庄上有无躲债的回家还过钱?我说,目前庄上只有一个。她问我怎么还的?我说,利钱不还,本钱还三分之一。“三分之一太少了,良心上也不忍,这样,姑爷爷,我还一半,条子不取,叫债主写个收条,将来有钱,我再还一半,你看行不行?”我说:“不行,条子一定要取回,我把名字记好交给你,你将来有钱再还一半。有想不通的债主,工作我来做。”尹芳把此想法告诉了她父亲,她父亲说,一半你也还不起,还了,你一生的幸福也没了!尹芳说,你就想躲一辈子?她父亲说,“走到这一步,没有未来了,早死早好。”“你死了,母亲咋办?你的女儿就一辈子被别人戳脊梁骨?再说,也对不起债主啊?”尹芳说,“还得起还不起,不要你考虑,你只要说一句,你到底借了多少钱?”开始父亲不肯说,尹芳左说圆,右说方,父亲终于说了,是590万!尽管早就知道,但尹芳吃一惊。一半是295万,甚至还会冒出父亲记不清的,起码要准备300万。300万怎么筹?夫妻二人一夜未眠。尹芳的房子只有56个平米,为了换大房子,已攒了80万,全部拿出来;丈夫在外企是管理层,尹芳让丈夫请老总帮忙,先借100万,在工资中慢慢扣除。这样有了180万,再贷款50万,就是230万,还差70万,夫妻双方跟亲友、同学、同事借。半个月后,终于凑齐了!

  我是尹芳的姑爷爷。尹芳请我全权负责还款。我制订了详细、周密的计划,主要内容分三点:一是先吹风,让债主有个适应期;二是要求债主把借条找好,凭条还钱,还借条上的一半,交钱后,拔条子;三是等尹芳有钱再还一半。三条公布后,大多数人同意,也有人不同意,但这可以理解。断断续续还了一周。还钱时,我按照尹芳要求,招呼打尽,好话说尽。有人说,尹姑娘人好,能还一半不错了,另一半也许还有希望。有些人躲债七八年了,一分也没有。最后统计了一下,一共还掉305万,5万是我垫的。

  去年,尹芳父亲回家过春节。父亲不好意思出门。初一下午,尹芳到村里每个原债主家拜年打招呼,一再表示对不起,感谢理解支持,此恩一辈子记在心里,并说,条件好了,一定还另一半。有的债主反而说:“尹芳,事情过去了,不提了,我们内心还是感谢你的。”尹芳眼中闪着泪花。她父亲逢人便说,我如果没有个好女儿,一辈子就回不来了。